中共广东省委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办公室
广东省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当前位置:首页 > 政策法规 > 政策解读
当前位置:首页 > 政策法规 > 政策解读

后疫情时代,如何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

来源:“中国网信杂志”微信公众号

2022-06-22 10:08

随着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社会信息化、文化多样化深入发展,网络空间日益成为信息传播新渠道、经济转型新引擎、社会治理新形态和文明互鉴新平台,对人类社会的生产生活产生深远影响。当前,在百年变局与世纪疫情交织叠加的冲击下,世界进入动荡变革期,加强全球网络空间治理显得尤为重要。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共同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把网络空间作为人类共同的活动空间,把网络空间前途命运交由世界各国共同掌握指明了方向。因此,世界各国应积极践行全球治理的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共商网络安全治理,共建网络空间秩序,共享网络发展机遇,为后疫情时代美好世界创造积极前景和可行路径。

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重大现实意义

习近平总书记统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理念,解答了“世界怎么了、我们怎么办”的时代之问。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有机组成部分,是改革和完善全球治理体系的必然要求。在新冠肺炎疫情蔓延肆虐、各国人民生命健康受到威胁、世界经济遭遇严重冲击、传统和非传统安全挑战愈发严峻的背景下,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具有更为迫切的现实意义。

助力打造“卫生健康命运共同体”。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信息技术在精准防控、病例流调、物资调运、保障民生等方面发挥不可或缺的作用,互联网为公众了解防疫资讯,开展远程办公、远程医疗、在线教学等提供了便利。当前,疫情反复延宕,病毒不断变异,当务之急是继续发挥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信息技术优势,加大基于精准防控、数据共享等方面的抗疫合作,勠力同心抗击疫情。此外,疫情也暴露出全球仍存在“数字鸿沟”,相关数据显示,全球仅有55%的家庭可以使用互联网,其中发达国家占比达87%,而发展中国家为47%,最不发达国家仅有19%。后疫情时代,推动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通过强化全球数字基础设施建设,有助于打造“卫生健康命运共同体”。

助力实现“全球发展命运共同体”。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化发展进程造成冲击,世界经济加速分化。后疫情时代,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有助于各国抓住新一轮技术革命浪潮,把握数字经济新机遇,发挥物联网、区块链等技术的巨大潜力,促进经济转型升级,实现创新驱动发展,保障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畅通,推动世界经济平稳平衡复苏,助力落实“全球发展倡议”,实现“全球发展命运共同体”。

助力弘扬“全人类共同价值”。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西方一些政客将病毒标签化、疫情污名化、疫苗政治化、溯源工具化,催生出一场席卷全球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信息疫情”。西方所谓“普世价值”的软肋和虚伪在其中暴露无遗,造成社会撕裂,加剧种族歧视,推高仇恨犯罪,影响全球抗疫大局。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倡导平等对话、求同存异,共同应对网络安全挑战,促进网络文化交流和文明互鉴,净化全球网络空间生态,不仅有助于抵制“信息疫情”,也有助于弘扬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的“全人类共同价值”。

全球网络空间治理面临严峻挑战

当前,国际社会的治理赤字、信任赤字、和平赤字、发展赤字日益凸显,网络空间已拓展成为国家安全的新疆域、大国博弈的最前沿和意识形态斗争的主阵地。全球网络空间的分裂性和对抗性不断加剧。

网络空间成为国家安全的新疆域。信息技术是一把“双刃剑”。随着信息技术迭代更新并迅速扩散,人类生产生活方式经历着深刻变革,对网络空间的依赖性也不断上升,而政府监管和国际规则的不足性和滞后性日益凸显,信息技术的负面效应加速溢出。近年来,全球网络安全事件频发,网络虚假信息、黑客攻击、有组织网络犯罪、网络恐怖主义等非传统安全威胁激增,并与传统安全威胁相互渗透,对国家安全乃至国际安全构成严峻风险和挑战。网络空间已经成为继陆、海、空、外太空之后的“第五疆域”,是国家捍卫主权、保障安全和发展利益的重点领域。

网络空间成为大国博弈的最前沿。进入信息时代,网络能力是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网络空间也成为大国博弈的前沿地带。西方一些国家尤以霸权护持为目标,加强网络攻防能力建设,并在全球实施大规模网络监控和网络攻击,这在“棱镜门”等事件中暴露无遗。2022年,俄乌冲突爆发,网络空间也成为冲突各方博弈的重要战场。针对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的网络战不断升级,围绕关键受众的信息战如火如荼,与军事行动和经济制裁等手段相互交织,对冲突局势产生的影响不容小觑。

网络空间成为意识形态斗争的主阵地。网络空间向来是敌对势力煽动分裂颠覆的“隐秘战线”。随着大国竞争加剧,网络空间已成为意识形态斗争的主阵地。一些西方国家高举“价值观”旗帜,鼓吹网络空间的“民主威权对立”,一方面,给竞争对手贴上“科技威权主义”“数字威权主义”等标签,以此推动“小院高墙”式的信息技术脱钩;另一方面,拉拢“志同道合”的盟友伙伴,打造所谓“未来互联网联盟”等排他性小圈子,抢夺网络规则制定权,谋求网络空间霸权。诸如此类的西方国家在网络空间煽动意识形态对立,欲掀起“网络冷战”,将加剧全球网络空间的分裂化、阵营化甚至军事化,不断恶化网络空间安全。

微信图片_20220622104036.png

2021年9月25日,“携手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精品案例”发布展示活动在乌镇大剧院首次举行。

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路径探索

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必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四项原则”“五点主张”,坚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推动全球网络空间合作机制建设朝着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

共商网络安全治理。当前,各国利益和价值观分歧是全球网络空间治理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部分西方发达国家拥有网络信息技术的先发优势,倡导所谓“自由开放”甚至“放任自流”的网络空间治理理念,旨在巩固其网络空间霸权地位;欧盟提出“技术主权”“数字主权”,旨在维护和强化相关技术范式和标准的制定权;一些发展中国家则主张“网络主权”,旨在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随着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网络空间的“全球公域”和“网络主权”双重性质日益凸显,网络安全日渐成为国际社会面临的共同挑战。国际社会亟待摒弃零和思维,完善网络空间对话协商机制,坚持对话而不对抗,共同应对网络安全挑战。

共建网络空间秩序。从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目标出发,坚持真正的多边主义,携手共建国际网络空间秩序,推动全球网络空间治理体系的深刻变革。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国际网络空间治理应该坚持多边参与、多方参与,发挥政府、国际组织、互联网企业、技术社群、民间机构、公民个人等各种主体作用。”因此,应当摒弃西方国家将网络空间治理条块化、排他化、阵营化的倾向,倡导建设和平、安全、开放、合作的网络空间,建立多边、民主、透明的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发挥联合国在网络空间国际治理中的主渠道作用,制定各国普遍接受的网络空间国际规则,重视发展中国家的关切和诉求,推动全球治理体系朝着更加公平合理的方向发展。同时,也要建立网络危机管理和争端解决机制,处理好网络空间冲突。

共享网络发展机遇。携手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推动国际社会共享信息时代发展红利,既要加强政企间的信息技术合作,激活网信产业巨大潜能;也要兼顾效率与公平,建立互联网行业的规则规范,共同防范信息技术滥用。推动国家间信息技术合作,共享信息文明成果,推动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发展。大力缩小全球“数字鸿沟”,助力实现“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积极建设“21世纪数字丝绸之路”,发挥网络空间互联互通、共享共治的示范效应。

综上,推动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共同应对网络安全挑战,共同把握网络发展机遇,是后疫情时代全球经济社会复苏的重要助推力量,也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内容。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理念为全球网络空间治理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面对信息时代发展的巨大机遇,以及全球网络空间诸多严峻挑战,推动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对于共创后疫情时代美好世界具有重大意义。中国始终发挥负责任大国作用,致力于与国际社会携手共商网络安全治理,共建网络空间秩序,共享网络发展机遇,共促人类命运共同体。